今天是: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您好,   欢迎光临安徽华星学校官方网站!    

【学生风采】昔在长安醉花柳

昔在长安醉花柳

807 季子月

“东南形胜,三吴都会,钱塘自古繁华。烟柳画桥,风帘翠幕,参差十万人家。有三秋桂子,十里荷花......”喜爱柳耆卿的词,他是宋时自短调至长调的领袖。他的词,大半脍炙人口,我独爱其中三首,《鹤冲天—黄金榜上》《望海潮—东南形胜》《雨霖铃—寒蝉凄切》。上述几首虽不是最出名的,却是我极钟爱的。

宋词,见证宋朝的盛世繁华与匆忙谢幕。词中大成者譬如辛稼轩,苏东坡,李易安,欧阳永叔......才情满腹实在应了那句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,虽不能至,然心向往之。”此等令人艳羡,实可缅怀一二。

那时之人,或建词坛,或开吟社,虽是一时之偶兴,遂成千古之佳谈。

欧阳永叔,号六一,意为一壶酒,一万卷书,一局棋,一素琴,一千卷遗文,一渔翁,是极少数的分外洒脱之人,十之八九之人年老时,便以为垂死不晚,所以日日衰病。独他却吟“白发簪花不胜羞,花应羞上老人头”。此是何等气量。如今,却难以有这般潇洒不羁之人。

与欧阳永叔齐名之人,苏东坡是也,此人一生,偏不似欧阳永叔,历经三朝,坎坎坷坷,流离颠沛,他年老奉旨回京时如此形容自己“心似已灰之木,心如不系之舟,问汝平生之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”起初未遭贬时,他是汴京城中一流的青年才俊,心性高傲,一朝遭难,乌台诗案令其不幸蒙冤;一贬再贬,可气可叹。我爱读林语堂先生的《苏东坡传》,却总以为他把苏东坡在黄州时写的心境太理想化,不然苏东坡也不会吟“惊起却回头,有恨无人省。”但到底是苏东坡,所谓“必将经历极大的苦难方能彻悟”果真,他悟了,也有禅心佛性。正因如此,才有“大江东去”前后《赤壁赋》。

倘说苏东坡,欧阳永叔之词偏颇的漠外塞北,须十五六红脸大汉,持快板,唱浪淘沙,方有其中滋味。而李易安则是山水墨色的烟雨江南,静闻她说:“卖花担上,买得一枝春欲放,泪染轻匀,犹带彤霞晓露痕。”可惜生不逢时,恰逢宋业将亡,大厦将倾,飞鸟乱投林,所以其诗词虽大多述少时欢娱,老时哀痛,却也有感时事而发,诸如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”。是个刚烈女子。

爱宋,爱宋时之人,一个不平凡的时代,铸就了不平凡的文人骚客。但如今,有多少人晓得那时花柳繁华地,温柔富贵乡呢?如此这般,也不失为一件憾事了。

文章清逸婉丽、流畅连贯,小作者透过宋人宋词为我们展现了那个时代的繁华与没落。宋人之情,如珍珠般散缀于宋词的海洋之中,宋朝没落之憾,也流露在小作者的一字一句中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指导老师:翟小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