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您好,   欢迎光临安徽华星学校官方网站!    

红楼一曲梦中度

红楼一曲梦中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高二(2)班  石国怡

曹雪芹著作的第一回有这么两句诗: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。都云作者痴,谁解其中味?而我不介意在心里勾描这样一幅画卷:低案的书桌,红烛点点;冷清的秋夜,残垣断壁。曹霑伏首之间,泪便凝成了万千恢弘的浮生岁月,那是一个世,一个不算太好的时代,一位清雅如莲的女子,一场世故变迁的大戏。

“空对着,山中高士晶莹雪;终不忘,世外仙姝寂寞林。”

犹记得那年残红飘零,女子身姿娉婷,吟咏一首《葬花词》。她说:我最不喜欢李义山的诗,唯一心怜儿的便只这句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。含愁的双目顾盼流转,似要锁住人心。玉带林中挂,黛玉黛玉,遗世独立,稍带傲气。寄人篱下没有磨灭她的心性,她恣意又拘谨的爱着,与那少年共赴死刑。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?”她终是先走了,一生的泪,一生的等待,只换来潇湘馆哀莫大于心死的溘然长逝。宝玉成家的时辰,众人欢喜她独悲,呜呼,空余一缕香魂,和那炉旁还未燃尽的诗稿灰烬。仙草啊,此生无缘,你可愿意再等?

“开辟鸿蒙,谁为情种?”

本玉石顽性,奈何落入金斋玉屋!那个痴儿,似傻如狂的痴儿,厌弃功名的痴儿,“为伊消得人憔悴”也终不悔的痴儿。“莫失莫忘,仙寿恒昌”,与他生命相系的八字箴言,注定了爱情的悲剧。黛玉是他唯一的追逐和牵挂,初见的似曾旧识,长久的彼此倾心,不为旁人所动的坚守。可他实则愚昧!优柔寡断,徘徊不决,葬送了两个如花女子的青春与爱情。可他又何尝不苦...世人皆道功名好,他不想要;世人又道宝钗好,他也不想要。他想弱水三千,只取一瓢饮;却在亲友信从的蒙蔽下,于心上人孤苦垂死之际,迎娶了别人...好一出戏!这便堪得‘凄美绝伦’。

“人人都道神仙好,只是金银忘不了”。

金陵的十二钗裙,江南的一场烟雨,迷蒙之间,黛玉、宝钗、凤姐儿、四春、李纨、史湘云、妙玉、贾巧姐、秦可卿,竟无一人得完美结局。又或许剧本的结尾早已拟好,只是戏中人演的太过入迷。而“白玉为堂金作马”的贾府,“钟鸣鼎食,诗书簪缨”的世族,也只余得尘土落定,脂粉香气掩若无物。好一似食尽鸟投林,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。

读罢红楼,不禁怅然。那浮沉裂变的悲欢与沧桑,竟是凝集于这几指厚的书页里;旁人数十年的际遇体会,尝得甜,亦尝得苦。我自小便知《红楼梦》:四大名著之一,曹雪芹。也读过现代文版,可远不如原版震撼,字字珠玑。也很惭愧至今仍未读透看全。我想,红楼是一座永不枯竭的精神宝藏,也许我永远也读不透,但我会花一生,去读。